全球抗疫離不開多邊主義的全球衛生治理
來源:光明日報 2020/07/13 10:10:50 作者:蘇靜靜
字號:AA+

導讀: 當前疫情應對受地緣政治影響,尤其是美國政府將疫情應對工作高度政治化,把對世衛組織或其他國家的“甩鍋”“卸責”“抹黑”當作了固定套路和政治武器。

日前,美國政府正式通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將于明年7月退出世界衛生組織。一段時間以來,美方不顧全球抗疫大局,無視本國疫情嚴峻的事實,不斷威脅退出世衛組織,如今正式決定退出世衛組織的舉動更是將全球公共衛生安全置于險境。9日的新聞發布會上,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一度哽咽發聲:“人們團結一致抗擊共同的敵人,這到底有多難?”

美國政府在關鍵時刻的不義之舉,遭到各方嚴厲譴責。聯合國基金會主席伊麗莎白·庫森斯說,美國政府此舉目光短淺、非常危險,世衛組織是唯一有能力領導和協調全球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機構,終止美國與世衛組織的關系將“破壞全球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使我們所有人都處于危險之中”。國際知名醫學刊物《柳葉刀》主編理查德·霍頓在社交媒體上說,美國正式決定退出世衛組織的舉動是“對全世界人民的暴行”。法國國際關系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安娜·瑟內奇耶認為,美國政府此舉是“美國優先”政策的又一體現,對其自身也非常有害。它向國際社會傳達了這樣的信息,即美國不愿繼續在健康和衛生領域進行國際合作。

世衛組織在公共衛生領域擁有無可比擬的全球覆蓋能力,因此其在應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方面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中心協調作用。但自疫情暴發以來,美國政府面對嚴峻的新冠肺炎疫情,孤立主義和民粹主義高漲,開始對世衛組織提出嚴苛的指責,由此可見其“退群”世衛組織恐怕早有預謀。“合則用,不合則棄”是美國政府奉行“美國優先”而頻頻“退群”的一貫邏輯。事實上,備受無端指責的世衛組織本著負責任的態度,由世衛組織突發衛生事件規劃獨立監督和咨詢委員會開展了一次初步的疫情應對評估,并發布了《世衛組織獨立監督和咨詢委員會中期評估報告》,階段性回顧分析了各國應對疫情的能力、世衛組織在應對疫情中的作用以及《國際衛生條例(2005)》的實施現狀。

隨著全球化的加快,傳染病控制與貿易、政治和文化相關性空前密切,世衛組織作為一個政府間組織,縱然具有很高的專業性和技術性,亦不可避免地受到國際局勢的影響。此前美國以“處理新冠肺炎疫情不力、導致疫情在全球大流行”為由,宣布暫停繳納世衛會費和額外捐贈,而事實上,威脅暫停世衛組織會費一直是美國政府在對提案施加政治壓力時慣用的手段。比如,20世紀80年代末,美國因不滿世衛組織推行不利其本國制藥和奶粉行業的初級衛生保健戰略,一度以“迫使實施內部改革”為名,中止繳納世衛組織會費、推遲繳納聯合國會費。與美國相反,絕大多數國家政府、慈善基金會以及相關專家學者們均對世衛組織的疫情應對策略和協調領導作用表示充分肯定,認為世衛組織作為全球衛生領域唯一的聯合國專門機構,在本次疫情應對中發揮了關鍵的領導作用。與此前H1N1和埃博拉疫情應對過程相比,世衛組織秘書處采取的措施更為果斷,很快向全球公布了疫情信息,制定了應對指南,并利用總部和各區域辦事處之間的溝通機制,優化了決策流程,提高了決策效率。絕大多數國家支持世衛組織在全球抗疫中繼續發揮領導作用,并期待其能為發展中國家的抗疫工作發揮更大的作用,包括中國、法國、德國等國在內的國家政府已宣布向世衛組織追加資金或專項捐款。

當前疫情應對受地緣政治影響,尤其是美國政府將疫情應對工作高度政治化,把對世衛組織或其他國家的“甩鍋”“卸責”“抹黑”當作了固定套路和政治武器?!妒佬l組織獨立監督和咨詢委員會中期評估報告》還從技術角度出發,分析了全球衛生安全治理體系應當優化之處,亟待各成員國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共同合作和努力。

第一,人類往往需要時間方可完善對新型病毒、新發疾病的理解,不能事后諸葛亮一般看待或評價在新發傳染病應對早期階段常見或共性的不足。第二,在《國際衛生條例(2005)》框架下,世衛組織只被授權發揮協調作用,對成員國報送統計數據的方式、是否采取了適度的旅行或貿易限制措施、各國是否正視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的警告信號而采取有效的應對舉措,均不能實施相應的約束性措施,更遑論強制性的措施。第三,防疫工作的實施開展最終取決于各國政府的政治決心和科學態度。

本次疫情當中,在世衛組織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后,現在“卸責”“甩鍋”最起勁的美國政府,當時并沒有把它當成假新聞。相反,美國政府在世衛組織宣布之后,其商業公司立即停飛了往返中國的航班,隨后禁止14天內到訪過中國的外國公民入境,彼時其國內只有10余例確診病例。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他們似乎沒再采取任何應對或準備,沒有足夠的防護物資儲備,沒有足夠的檢測能力,沒有大量開展檢測和密切接觸者跟蹤……以致疫情快速蔓延,一潰千里。

《國際衛生條例(2005)》要求成員國開展年度自我評估,并在部分西方國家推動下,鼓勵各國自愿開展聯合外部評估。然而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此次的《世衛組織獨立監督和咨詢委員會中期評估報告》發現從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應對的表現來看,聯合外部評估指標得分似乎并不能反映國家應對大規模公共衛生事件能力。同時報告指出,世衛組織突發衛生事件規劃的預算和人力資源有限,這需要世衛組織和成員國加大對突發衛生事件規劃的資金支持,盡可能動員開發現有資源,特別是加大與全球疫情暴發預警應對網絡、世衛組織合作中心和專家網絡的合作。事實上,在美國政府今年4月發出“斷供”威脅后,世衛組織就宣布設立了世衛組織基金會,促進公眾、個人主要捐助者和公司伙伴向世衛組織和可信賴的合作伙伴提供捐助,以幫助擴大世衛組織捐助方隊伍,并努力實現更可持續和可預測的供資。

《世衛組織獨立監督和咨詢委員會中期評估報告》也重申,任何成員國都不要指望可以單打獨斗戰勝新冠病毒。美國“退群”雖然將給國際公共衛生合作造成巨大破壞,但同時也激發了更多國家堅定支持世衛組織、團結抗疫的決心。中國外交部發言人8日證實,世衛組織專家將來華與中方專家合作,就新冠病毒溯源工作進行科學規劃,雙方專家將研擬由世衛組織主導的國際專家組的工作范圍和任務書。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扎哈羅娃9日表示,俄羅斯反對將國際衛生合作政治化,世衛組織應繼續發揮在國際衛生合作方面的領導和協調作用。法國外交部長勒德里昂表示,世界衛生組織對于開展多邊主義國際合作非常重要,法國致力于維護和支持世衛組織。

“人類文明史也是一部同疾病和災難的斗爭史。病毒沒有國界,疫病不分種族。”唯有全球各國人民守望相助、團結協作,共同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堅定走多邊主義道路,方為全球抗疫的人間正道。

 

原標題:全球抗疫離不開多邊主義的全球衛生治理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时时彩专业版手机下载